杨晓华与王建平、李红连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洪民四终字第129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晓华,女,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建平,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李浪,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余彬,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红连,女,汉族。

委托代理人:李浪,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余彬,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杨晓华为与被上诉人王建平、李红连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江西省南昌县人民法院(2013)南民初字第86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杨晓华,被上诉人王建平及其与被上诉人李红连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浪、余彬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王建平、李红连系夫妻,共同经营南昌博泰日用品有限公司。因公司资金紧张,为发放工人工资,201116日,王建平找到杨晓华,以其本人的房产作抵押要求杨晓华垫资解押帮其在银行贷款10万元,未果。2011126日,经杨晓华介绍并担保,王建平在黄某某处借款人民币10万元,约定借款期限为一个月,并以李红连位于南昌市的房产作为担保,王建平出具了借条给黄某某,黄某某通过银行将借款支付给王建平。借款到期后,因王建平未按期归还,杨晓华作为担保人代王建平归还了黄某借款,并将该借条收回,黄某某并在借条中注明已由担保人杨晓华代王建平偿还借款10万元。故杨晓华已成为该借款的债权人。2011726日,王建平又出具了一张借款15万元的借条给杨晓华,借条中约定借期为一个月,到期未还,愿将座落在南昌市的房产作为担保偿还以上借款。同年731日、83日,王建平通过银行汇款归还杨晓华借款8万元,尚欠杨晓华2万元。同年826日,杨晓华以25万元的价格将王建平担保房屋买下,在扣除尚欠款2万元后,付给王建平购房款23万元,杨晓华为王建平担保借款10万元王建平已全部付清,对此双方均无异议。但双方对726日王建平出具的借条15万元借款发生争议,以致杨晓华诉至法院。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本案中杨晓华诉称王建平向其借款15万元,并提供了借条予以佐证,其借条形式要件具备,但王建平对实际借款予以否定,因此,双方借款关系是否成立,关键应查清借贷标的物是否由出借人实际交付给借款人。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民间借贷关系成立的前提是借贷标的物的实际支付。对此,杨晓华、王建平各持不同主张,杨晓华主张其用李某甲归还她的借款,以现金支付方式支付给了王建平15万元借款,杨晓华提交了李某甲的银行交易记录,但该交易记录只能证明李某甲银行取现金的事实,尚不能证明其中的现金支付给了王建平。而王建平辩称15万元借条并非借了杨晓华现金,而是因之前向黄某某借款10万元,由杨晓华代为偿还后,杨晓华要求其出具的包括该10万元及利息共15万元的借条。从庭审查明及双方认可的事实看,2011126日,王建平向黄某某借款10万元,由杨晓华担保,该款由杨晓华代为偿还。王建平于2011731日和83日向杨晓华共归还了8万元。2011826日,王建平出具收据给杨晓华,收到杨晓华购买其房屋款25万元,扣除归还代为偿还的余额2万元后,王建平实际收到购房款23万元。而杨晓华主张15万元借款的借条,出具时间为2011726日,借期1个月,并注明了以王建平房产担保。但在该房产被杨晓华购买,杨晓华向王建平支付购房款时,杨晓华主张的15万元的借款已到归还日期,但杨晓华没有扣除该15万元借款,而是将购房款在扣除原代王建平偿还的借款余额2万元后,向王建平支付了23万元。由此可见,杨晓华在王建平欠其2万元代偿债务时,将王建平抵押担保的房产予以变卖,此时应当明知王建平已无偿还能力,却不扣下其所主张的15万元借款,显然不合情理。虽然杨晓华向法庭提交了15万元借款的来源证据,但无直接证据证明其实际向王建平支付了15万元借款,故杨晓华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支持其诉讼主张,其诉讼请求该院难以支持。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杨晓华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杨晓华负担。

上诉人杨晓华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借据本身就是证据,证明上诉人支付的是现金15万元,且被上诉人已借到钱款,说明现金已支付给被上诉人,既已现金支付就无需转账,法律亦没有规定支付现金必须有人证明或指定有哪笔资金支付;二、被上诉人夫妻是成年人,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签名时应当能辨别借条的意思表示及签名所产生的法律后果,该借条系其真实意思表达,应依约履行还款义务;三、上诉人未将本案借款在另案购房款中扣除,是因被上诉人称其资金紧张恳求上诉人不要扣除,并承诺上诉人一定会偿还;四、一审法院审理程序违反法律规定,全无公正可言,一审法院拖延开庭,允许非法委托代理人胡某某参加开庭,开庭审理时不允许上诉人提供证据、提供证人、不允许上诉人答辩、不记录上诉人的答辩,严重违反法律程序。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审理程序违法,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撤销原判,支持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判令被上诉人归还借款15万元及利息;诉讼费、保全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被上诉人王建平、李红连答辩称:一、上诉人提起虚假诉讼是为了合法侵占、侵吞被上诉人的合法财产,被上诉人建议将该案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处理;二、本案中15万元的借条与之前的10万元借条均因同一借贷关系发生的,实际上为同一笔借贷:两种借条的借款缘由、金额、借款日期均能相互印证;上诉人未能举证其实际向被上诉人支付15万元,亦说明两张借条为同一借贷关系;三、被上诉人履行了还款义务,上诉人起诉还款15万元没有法律依据。综上,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上诉人杨晓华向本院提交以下新证据:

第一组证据:12011726日近段时间杨晓华名下各银行取款单及流水;2、杨晓华在2011726日前变卖三套房产的买卖合同、转账单、收条等;3、杨晓华之子谭某某的各银行流水及户口本;4、杨晓华201161日及101日向李某乙借款48万元的说明;5、李某甲于2011726日向杨晓华还款现金20万元及利息0.6万元的情况说明;6、杨某某向杨晓华付款的情况说明;7、工商执照4份;8、垫资还款单及另案判决生效后的法院受理费、过户费等证据;以上证据证明杨晓华有支付和收取现金的习惯、有足够的资金在手头周转、有支付现金15万元的能力;9、民间借贷案件判决书3份,证明现金支付的借款受到法律保护,其中一个案例亦证明杨晓华有支付现金的习惯;10、另案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案的判决书,证明另案已判决生效,与本案无关,其中支付的购房款不包括此15万元。

第二组证据:1、举报信;2、一审庭审过程记录3份;3、一审判决后应上诉人要求补正答辩的证明;4、(1)被上诉人的询问笔录;(2)劳动合同;(3)贵都国际花城房产评估报告;(4)另案的司法鉴定书;以上证据证明被上诉人一贯弄虚作假,善于抗辩,一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不允许上诉人提供证据和证人出庭作证,不允许上诉人答辩、不记录上诉人的答辩,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第三组证据:案件经过陈述、就案件中几个重要问题的分析与答辩;证明一审法院允许无代理权的胡某某作被上诉人的代理人违反程序,并在审理过程中不允许上诉人提供证据和证人出庭作证,不允许上诉人答辩、不记录上诉人的答辩,严重违反法定程序

被上诉人王建平、李红连的质证意见是:对上述证据的三性均有异议,按证据规定不属于新证据,也无法证明支付了15万元,关联性与本案无关。

被上诉人王建平、李红连未向法院提供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的同年826日,原告以25万元……对此双方均无异议有误,王建平称其未收到过任何购房款。本院经审理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民间借贷关系的生效关键在于款项是否实际支付。债权人主张借款系现金交付的,法院应查明现金交付的原因、时间、地点、款项来源、用途及出借人的支付能力等具体事实,结合当事人本人的陈述和庭审辩论情况以及提供的其他间接证据,运用逻辑推理、日常生活常理等,综合判断借贷事实是否真实发生。本案中杨晓华主张其向王建平出借的15万元系现金支付,对此杨晓华应承担其履行了交付义务的举证责任。经查,杨晓华虽提交了李某甲的银行交易记录,但该交易记录仅能证明李某甲从银行提取现金的事实,无法证明上述现金交付给了王建平。杨晓华二审提交的银行取款单及交易流水等证据亦仅能证明其具有支付现金的能力,亦无法证实其将15万元交付给了王建平。另外,根据杨晓华的陈述,在2011826日王建平因无钱偿还债务要求其购买房屋,而其在支付购房款时仅扣除了之前代为偿还的2万元,未扣除本案的15万元借款,本院认为,杨晓华在明知王建平尚欠其17万元到期债务已无力偿还的情况下,却在支付购房款时不予扣除本案15万元借款,显然与常理不符。综上,杨晓华虽向法院提交了15万元借款的来源证据,但无直接证据证明其向王建平交付了15万元借款,本院对其诉讼请求难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上诉人杨晓华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沈 莉

审 判 员  喻声忠

代理审判员  张美燕

二〇一五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高珊珊

blob.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