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应龙诉杨冬红提供劳务者致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江西省南昌县人民法院

2014)南蒋民初字第77

原告:胡应龙,男,汉族,江西省南昌市安义县人。

委托代理人:欧阳林、余彬,江西朗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冬红,男,汉族,江西省南昌县人。

原告胡应龙与被告杨冬红提供劳务者致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512日受理,依法由审判员胡建军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胡应龙及其委托的代理人欧阳林、被告杨冬红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胡应龙诉称,原告受雇于被告驾驶长途汽车,201362日在运输货物是汽车刹车突然失灵,原告因此被甩出车外致伤。事发后原告被送入云南省腾冲县人民医院治疗,后转入南昌市洪都中医院继续治疗。后经江西铭志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左上肢损伤被评定为九级伤残,右下肢损伤被评定为十级伤残,休息期为180日、营养期60日、护理期90日。事故发生后,被告未承担任何费用,经多次协商无果,诉至法院,请依法判决。

原告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证据一、原告胡应龙身份证复印件和被告杨冬红的户籍信息表,证明原告和被告的诉讼主体身份。证据二、龚兆豹的身份证复印件及证明一份和龚春雪的身份证复印件及证明一份,证明原告胡应龙受雇于被告杨冬红为其开车,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务关系。证据三:1、原告所承租房屋所有人李云程身份证复印件;2、李云程拆迁补偿安置收、支结算单;3、江西省行政单位收款收据;4、李云程与原告胡应龙签订的中介房屋租赁合同;5、李云程与原告胡应龙签订的房屋租赁协议;6、南昌市青云谱区岱山街道办事处迎宾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一份;72010年至2014年原告胡应龙缴纳房租的汇款凭证(共计29张);82009年至2014年原告胡应龙缴纳电费的缴费凭证(共计31张);92009年至2014年原告胡应龙缴纳水费的缴费凭证(共计18张);102012年至2014年原告胡应龙缴纳数字电视收视维护费的缴费凭证(共计3张).证明目的:原告胡应龙2009515日至今租住在象湖公寓5-2-401号房屋,其应当按照城镇标准计算赔偿金额。证据四、1、江西铭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2、江西铭志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收据。证明原告胡应龙因本次伤害事故受伤,经鉴定左上肢损伤伤残等级为九级伤残,其右下肢损伤的伤残等级为十级伤残,休养期为180日、营养期为60日、护理期为90日。共花费鉴定费用为1500元。证据五:1、云南省腾冲县人民医院门诊收费收据5张。2、云南省腾冲县人民医院住院医疗收费收据1张。3、陪护员李銮仙出具的陪护收费发票1张。4、南昌市洪都中医院出具的门诊收费专用收据3张。5、南昌市洪都中医院出具的住院费(结算)收据1张。6、南昌市洪都中医院处方笺4张。证明原告胡应龙的医疗费为16108.26元。证据六:1、南昌至昆明的火车票1张。2、云南省新广线驻昆明办事处昆明至保山的订票单1张。3、腾冲至昆明的客车票3张以及乘客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单3张。4、昆明至南昌的航空运输电子客票行程单2张。证明目的:证明原告胡应龙因治疗所花费的交通费为3095元。

被告杨冬红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一无异议。对证据二不认可,原告是自己跳下去的,不是甩下去的。对证据三不予质证,我不知道他住在哪里。对证据四中情况不清楚,不予质证。对证据五不予质证,我不清楚。对证据六不予质证。

被告杨冬红辩称:原告在开车的时候自己从车上跳下去的。受伤后,我在腾冲县支付了4000多元的医药费。并且原告在我到长沙时叫人打我,抢我东西。原告是521号开始帮我开车的,62号发生事故的。原告在帮我开车期间已从我这拿走1500元,在2014年春节的时候也在我这拿走了2060元。

被告杨冬红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证据一,原告在腾冲受伤以后,我垫出的钱4410元,其中1000元现金给原告本人,其余的都是医药费和车费。证据二,收条一张,2014130日,原告出具给被告的收条一张,证明原告收到开车工资2060元。证据三,2013611日,杨冬红和张晓勇的一份调解协议,证明原告受伤以后,叫社会上的人来打我并抢了我的证件,后协商,签订了调解协议。证据四收条一份,证明张晓勇收到了杨冬红的2000元。

原告质证意见如下:对证据一三性均有异议,被告说其垫付医药费不属实。对证据二三性均无异议。对证据三、四的三性均有异议,原告胡应龙从未雇使他人殴打杨冬红,如果殴打属实也应是另案处理,与证据无关联。

根据庭审中原被告的举证、质证及当庭陈述,本院查明以下事实:原告受雇于被告驾驶长途汽车,车型为东风天龙,车牌是赣CK3919201362日从缅甸国运输货物回国内,由被告驾驶汽车,随车缅甸翻译坐在副驾驶位置,被告在驾驶室后面的卧铺休息。上午十点左右,当行驶到缅甸断桥地段时,被告驾驶汽车时感觉汽车刹车有失灵的可能,就随口说了一声好像刹车失灵啦,被告从卧铺起来,缅甸翻译先下了车,后原告下车致伤,汽车行驶一段路后停下,未发生任何碰撞擦挂。事故发生后,双方当事人未向当地有关部门报案。原告因受伤,被送入云南省腾冲县人民医院治疗,后转入南昌市洪都中医院继续治疗。后经江西铭志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原告左上肢损伤被评定为九级伤残,右下肢损伤被评定为十级伤残,休息期为180日、营养期60日、护理期90日。

同时查明,原告胡应龙2009515日至今租住在象湖公寓5-2-401号房屋。

本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的,其合理损失应由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在原、被告双方都没能举证证明原告是自行跳车还是被车甩下的问题上,由于事故时车辆未发生任何碰撞擦挂,在未有急刹车的前提下,车内人员几乎不可能被甩出车外,所以,导致原告受伤的原因,是驾驶员发出车辆刹车失灵的信号,引起采取紧急避险措施而造成的。根据法律规定,因紧急避险采取措施不当或者超过必要的限度,造成不应有的损害的,紧急避险人应当承担适当的民事责任。原告听到被告发出刹车可能失灵的情况下,应听从驾驶员的指导,而他为脱离危险所选择紧急避险的举动,后果较之留在车上而言,明显更为不利,原告虽受雇于被告,但在本次事故中,存在重大过失导致身体受到伤害,故原、被告在本次事故中应负主、次责任。被告在庭审中辩称已支付4410元用于原告治疗和使用,因证据存在瑕疵,且原告予以否认,本院不予采信。

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及本案查明的事实,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以及该院确认的证据,参照2014年度《江西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标准》,原告诉请的各赔偿数额,作如下核算:医疗费16108.26元、后续治疗费3000元、残疾赔偿金87384元、误工费19548元、护理费9774元、营养费12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100元、交通费3095元、伤残鉴定费15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00元,合计146709.26元,由被告杨冬红负责赔偿60%88025.56元。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杨冬红赔偿原告胡应龙因本次事故造成的各项损失合计人民币88025.56元。此款在本判决书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如逾期不履行本判决确定之金钱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322元减半收取1661元,由被告杨冬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胡建军

二〇一四年七月二十八日

书记员  雷丙民


blob.png